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
首頁 新聞 視頻 專題 文化 圖片 法治 理論 時評 教育 工業園區

“我們這個單子有四個項目,是非常可靠的。還有6萬個億的款項在銀行,我們要把款項接到手,改變我們的一生!”

這條語音是廣西百色市公安機關在打擊“民族資產解凍”類詐騙案件中截獲的線索。發布這條語音的犯罪人在多個微信群內散布的“改變一生的四個項目”,其實正是從百色市凌云縣的詐騙團伙處得到的虛假信息。這樣的信息通過微信傳遞給全國各地的人,讓他們繳納一定費用,然后就靜靜等候著“項目接到手”后,十倍百倍的“分紅”回報。

低劣詐騙故事卷土重來

早在20世紀八九十年代,凌云就出現類似的“民族資產解凍”案,俗稱“四六箱”。當時的詐騙分子神秘兮兮地編造了一出“國民黨某軍官留下大量財寶,鎖在‘四六箱’中,國家要開發卻沒有能力湊足資金,因此決定在民間募資”的故事,以“繳納一定款項就可以獲得數十倍回報”的利益誘惑進行詐騙。

沒想到同樣的低劣詐騙故事會卷土重來。仍舊是有一筆款項,仍舊是繳納低額的資金換取高額的回報,不同的是,詐騙分子為這類詐騙披上了“精準脫貧”軍民融“合”等政策新外衣。

從今年1月開始,公安部就先后公布了104個民族資產解凍類詐騙虛假項目和組織,包括“全國民族資產解凍委員會”“中華民族扶貧基金會”國家物聯網項目”等“名目,迷惑性極大。

受騙群眾多達百萬余人

“這類詐騙案件手法并不復雜,上層的犯罪團伙分工明確,有的負責利用國家的政策,用PS制作假文書,有的偽裝成領導去打電話,還有專門去辦理‘領導’偽裝地的電話卡和銀行卡,有的負責洗錢。”百色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副支隊長黃文科說。

在以前,“民族資產解凍”詐騙案主要是一對一、面對面實施,傳播范圍小。如今通過網絡“助力”,詐騙活動范圍廣布全國,并逐漸向非接觸性詐騙轉變。在公安部門偵辦的多個專案中,涉案地遍及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浙江、河北等25個省市,受騙群眾更是多達百萬余人。

層層傳播的背后,“民族資產解凍類”詐騙犯罪的代理人起了關鍵作用,這些被頂層詐騙分子稱為“豬頭”的代理人,完成了犯罪活動實施。

“這些中間代理人是上游詐騙分子發展聯絡人員、吸收轉劃資金的人。他們配合上游詐騙分子,組建微信群,大肆發展會員,以辦證費、手續費、保證金等名目騙取會員資金,并將騙取的資金轉至詐騙分子指定的銀行賬戶。”百色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李榮虎說。這些中間代理人手中掌握大量微信會員信息,少的群組會員有幾萬人,多的高達四五十萬人,也正是因為龐大的基數,才使得“民族資產解凍”類詐騙案能“以小博大”:每筆款項個人繳納的錢或許并不多,但一次“籌款”往往能籌措到上千萬、甚至上億的金額。

實現全方位全鏈條打擊

百色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李榮虎認為,盡管有些中間代理人客觀上也是受害人,主觀上也不存在欺詐意向,但他們仍然給上下游詐騙分子實施電信詐騙提供了助力。除了瓦解頂層詐騙團隊,對中間代理人的處理也是根治此類詐騙案件,塑造誠信社會的重要環節。

“在針對代理人的打擊中,我們認定了三種犯罪情形,一是明知詐騙犯罪活動還提供資金支付結算賬戶、幫助詐騙分子轉移犯罪所得的,以詐騙犯罪共犯論處;二是以此名義開展收費活動,同時隱瞞、截留、挪用資金的,以詐騙罪來打擊;三是代理人不知犯罪活動事實,但大肆發展會員,未盡核實義務而發送詐騙分子信息到微信群內的,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加以打擊。”李榮虎表示,只有嚴“厲懲處代理人的犯罪行為,才能有效實現全方位全鏈條的打擊,遏制此類犯罪蔓延。”據新華社

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蘇州日報”、“姑蘇晚報”、“城市商報”和“蘇州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金秋十月 桂花糕香
夜色璀璨
悄悄的,入秋了
檢查群租房
體驗蘇燈制作
慶祝中國少年先鋒隊建隊70周年
幸运农场幸运三